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土人的博客

回光返照老三届兮 拾之无味弃之可惜

 
 
 

日志

 
 

又见老师  

2009-08-06 22:00:19|  分类: 青葱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见老师 2009-05-11 19:54                               

                                                                      一土人

 

又见老师  - 一土人 - 一土人的博客

 

 站在台上,望着观众席前排就座的一排白发苍苍的老师,熟悉而又陌生,亲切而又生疏。手中歌本上的字突然模糊起来……哟哟,俺们可是大老爷们。 

 老师们应邀上台来与全体合唱团团员合影留念。朱锦颜老师一上台,直朝大伙竖大拇指。朱老师是金中校教工合唱队的组织者和指挥,他的大拇指是有一定技术含量的。朱老师是我们初一时的班主任(兼语文教师),是我们道道地地的(中学)启蒙老师,我们跨进十中就是向他报的到。朱老师却戏称我们是他的“启蒙学生”。原来当年英俊的朱老师才华出众,是组织上重点培养的年青教师。要不是生了一场大病(也有流言说他患的是现在已不值一提的“疯牛病”),“那顶红帽子就戴上了”。朱老师病愈后坦然改行教学,带的第一个班就是六一年进校的我们。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朱老师的教学风格真是天马行空,不拘一格,给我们的文风乃至人生观留下深深的影响。他可以不加掩饰地告诉我们他站在家里阳台上一边刷牙一边看我们早读“别以为我没来”。也可以毫无顾忌地在课堂上大侃他搞政工时的见闻“(在新疆招待所自己)毛头小伙子一头闯进女厕所”。他可以形容同学打架是“抱以毛拳相向”,说得双方破涕为笑。也可以形容“颤抖”一词是“男同学小便后的感觉”,弄得女生低下头,红着脸嗔“膘脸”——这是当年小女生的口头禅,不必介意的。

 演唱结束后我下楼正好赶上班上同学与王茂安老师合影,王老师还是那副招牌式笑眯眯的面容。我们也是他的“启蒙学生”。六二年前后,学校来了一批年青老师,王老师初出茅庐,就到我们班(初二时)任班主任兼语文教师。与朱锦颜老师截然不同,王老师刻意与我们保持距离,似乎时时宣告他不再是学生了。许多年青老师(也住进了口字楼)常常在课外加入我们一起打篮球。记得有冯世森、喻旭初、杨祖恒及潘宜成等老师,谁的球技如何记不清了,但记得当年都是一色的“马虾”“细竿儿”。惟独王老师没来过。

 我想王老师初为人师还是有压力的,一怕讲错课,二怕露出家乡话,那可是要哄堂的。谁知越怕越有,一次把课文“梁生宝买稻种”口误成“梁生宝,买稻草”,还挺押韵。于是有调皮者给接上了下联“王茂安,卖饼干”,也算工整。事隔多年,如今同学们回忆起来仍然觉得温馨。

 我们合唱团排练时,王老师特地来观摩过,他一眼就认出了我,还记得我“成绩特别好”。说实话,我并不希望他记得我,因为我曾狠狠地顶撞过他。也不能全怪我的,谁叫他当年就像门里头邻家果果呢?

 被我们“启蒙”过的老师还有岳燕宁老师。岳老师在十中教学物理的第一堂课就是在六二年时我们初二(4)班。金中几十届的同学没有记不得岳老师徒手画圆的绝招的。我们班津津乐道的还有他的“华尔兹”:当岳老师用两个指头捏住粉笔,用小指头作支点,灵巧地一转,不用尺规在黑板上画出一个圆来的时候,教室里发出一片惊讶的笑声。这时只见岳老师一个优雅的滑步,转过身来,淡淡一笑,我们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岳老师起初也参加了合唱团的活动,我们提起这“第一堂课”,早已为校领导的他仍像当年一样淡淡一笑。

 在钟楼旁握着王涵华老师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向王老师敬礼致意,不是我一个人的心愿,同学W君,行动不便,难以赴校,却念念不忘想见见“像妈妈一样”的王老师。王老师是我们初三时的班主任。由于毕业班的缘故,学校给我们配上了实力派的教师。十中“三华”之一的王涵华老师初中数学无人能出其右,教学质量勿庸置疑,她的课一听就懂。正是王老师,使我们明白了代数与算术,初等数学与高等数学,(世界)现代数学与(中国)传统数学的差别和关系,学习数学更有兴趣和方向。

 王老师见面不谈这些,笑言我们记得她全是因为她“凶”。恰恰相反,跟W君一样,我们只记得她“像妈妈一样”的关怀甚至“溺爱”。王老师从不用批评的口吻跟我们说话,批评我学习不刻苦有退步,却跟表扬似的:“你替别的老师拿过那么多第一,什么时候替我也拿一个?”

 一次我们劳动课后在操场边集合总结,我却擅自应别班同学之邀下场打球。集合解散后,王老师只是用手指点点到她面前拣球的我,就算是批评了。我被评上三好生时有同学表示异议,说我“思想(政治)不好”。王老师还幽了一默:“你们的意见在评‘四好生’时我会考虑的。”

 特别令我终生难忘的是王老师后来病休在家,当听到我高中报考别校时,抱着病体赶到学校,用跟自己孩子说话的口气讲我“别胡闹,万一考砸了谁会像母校一样了解你收留你?!”用她在我心中的威望阻止了我——准确地讲,是挽救了我。那年考高中,我真的阴沟里翻船,在一道应用题里用面积公式求周长,一下子丢了20分。若不是听王老师的话,改投本校,后果不堪设想。

 遗憾的是我们高中两年的班主任周锡来老师已定居温州,这次没有赶来,否则就可以实现“大满贯”,见到所有的“老班”了。

 说起来还要感谢我的团长我的团,去年校庆时,特邀了远道而来的周老师与我们共进晚餐。随后我们班部分同学为周老师饯行,还请到了朱锦颜老师。请到了从头(第一位)到尾(最后一位)的班主任,我拿出了珍藏多年的茅台酒,也算了却了我们为所有的班主任补办迟到的谢师宴的心愿。

 两位年近九旬的老教师被搀扶着上台缓缓地向我们走来,原来是德高望重的李治中校长和 恽宗瀛老师。盈眶热泪中,我却把俩老弄拧了。

 恽老师当年可是风华正茂,名满金陵,同届学友M先生肇立多有忆述。我们一踏进十中校门,学校就组织参观了恽老师的个人画展,一下子就把我们镇住了——用著名大师教我们涂鸦,这就是十中!

 当时镇住我们的还有李校长的一句“同学们跨进了十中,一只脚就跨进了清华。”我们在校期间,李校长虽然一直是二把手,但几乎所有的校会都是李校长作报告。这一次是我们进十中后召开的第一次校会,记得还请来了许多名流,教授在台上就座,一下子就把“今天我以学校为荣,明天学校以我为荣”的概念深深地灌进了我们心中,尽管当时还没出现这样的口号。

 印象深刻的还有李校长给我们作的最后一次报告。记得大约是六六年三、四月间,无论自然还是政治气候都是春寒料峭。李校长在报告中提及了两篇同学的作文,一篇是同届学友H孝锡的《(课文)<药>读后感》,一篇就是我的《我也说几句》。两位年级“数竞”冠军,一出手舞文弄墨,就不知深浅,木里什骨,都是逆主流舆论而发。H批鲁迅,我驳姚文元。山雨欲来风满楼,我们浑然不觉,公然替清官替海瑞替吴晗张目。

 在会上李校长语重心长的告诫我们要多摆事实,讲道理,论据一定要站得住脚,要避免使用“偶像”之类的不成熟(敏感)语言。我在文中确实讥讽某些同学把姚文元当作偶像,放个屁都是香的,没有自己的头脑见识。李校长明显感到了“偶像”(当时正在造神)被上纲上线的危险,他的担忧溢于言表。护犊的善意随着“运动”的深入我体会得越来越深刻。

 这篇作文被全校老师传阅,引出不少故事,涉及一些老师,不想在这里铺陈,只想补充一句,在文革中尽管我整天呆在学校,却没有参加任何造反派组织。客观原因是“黑”,主观原因是“右”:我始终难以相信这些舐犊情深的老师们会是毒害我们的这样那样分子。我没有为了自己“立新功”,“反戈一击”过任何一位当时私下里用各种方式对我的“反动”观点表示赞赏的老师,包括李校长。

 古时候的事,远去天边;古时候的人,近在眼前。又见老师,垂垂老矣;又见老师,昭昭永忆!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