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土人的博客

回光返照老三届兮 拾之无味弃之可惜

 
 
 

日志

 
 

“闻名遐迩”的双沟(上)  

2009-08-06 21:51:22|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土      人

 近日在《耳顺》版上拜读到Y油子——这是脱口而出的,其实数年前就听说应称其老总或局长——怀念当年关心知青的管镇某书记的大作,文中不仅用双沟来给管镇定位,还称之“闻名遐迩”。一石激起千层浪,一向被同僚戏称修练成佛心若止水的我,竟数日夜不能寐,插队双沟的日日夜夜一起涌上心头……

 管镇上县(当时是泗洪),必经双沟,且是中点。“蛮盱县,侉泗洲,不蛮不侉是双沟。”初听当地人自夸,一方面好笑,一方面也不解:盱眙、(古)泗洲都在双沟的南边,何来蛮侉之分?后来才知他们所言泗洲是指泗洪。当年黄河夺淮,淮失入海,东漫洪泽,水淹泗洲。泗洲府邸北迁青阳镇,后名泗洪。

 不论确否,双沟人可能对青阳镇成为县城超越双沟镇颇不以为然,不仅称之为“侉”,而且常说“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淮河(北支)流经双沟逶迤几十里,南拐下草湾入洪泽湖。既是双沟与“套子里”(鲍管铁)的分界,又是苏皖的界河。

 七二年冬,苏皖两省共同组织了上万民工,在我们大队南边扒开一条新河,让淮河水直接东泄入湖。淮河就成了我们「朱老庄家门口的“游泳场”。

 不过,淮河给我们的感受首先是交通不便。当年双沟向南是不通车的,我们回宁,要么乘长途汽车北上泗洪,再向东经泗阳、淮阴,南下洪泽,经盱眙马坝抵宁。南辕北辙,费时费钱。要么摆渡过河,向南步行十余里到大柳巷(安徽四河),乘小火轮西溯临淮关转上火车;或从大柳巷再摆渡过河,再步行二十余里到小柳巷(后来搬到潘村)乘汽车南达明光上火车——说得都费劲,行的艰难更可想而知了。

 近年与插队管镇的老同学重逢,大家都遗撼当年“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原因之一就是淮河在入湖前这一带形成的河网。“近路怕鬼,远路怕水”,据说双沟小大姐怕回娘家不方便,都不大愿上比较肥的“套子里”找老婆婆家。

 我们的“怕水”是刻骨铭心的。插队时同家兄弟W君在第二年夏天因连日暴雨而停工,草都烧不着,动了回家的念头。因没有经验,仍抄近路南向而行。不料河水猛涨,到处汪洋一片(包括大柳巷码头),路断渡停。他途中辗转一周方才到家。据W君的妈妈说,W君站在门口,不敢进家,浑身泥水,紧抱行李(一个十几斤重的书箱),两眼发直,不能辨人。饥渴累困,高热不退,极度虚弱,精神崩溃。这七天阻隔何处,发生了什么,永远成迷。能坚持到家,实属万幸。

  W君与我们初中同班,琴棋诗画,无所不通,堪称才子。成绩优异,尤其英语,每逢读课文,大家就会和着彭革陈老师的四川口音齐呼“W君起来读……”。如今一念之差,竟毁于淮水。

 淮河给我们的另一感受是常年的“扒河”。不论是“大河堤”(国家工程)还是“小河堤”(公社工程),几乎都是围绕淮河而忙,给生产队带来极大的负担。但对于我们个人来说,还真得感谢上河堤——可以吃饱饭,可以挣工分,可以省口粮,可以不“烧锅”。开门七件事,归为一件事:二,三百斤的抬子,上肩就走,一趟又一趟……

 很难想象,不当河工,仅凭每(晴)天挣二角钱左右的工分,一年分二百多斤的毛粮,我们能在没有任何资助下“抗战八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也算是一种吧!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