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土人的博客

回光返照老三届兮 拾之无味弃之可惜

 
 
 

日志

 
 

过把瘾  

2010-07-13 11:10:00|  分类: 耳顺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不觉的,已逾十年“放屁也不响”了,没承想今天又当了回“长”。

       同窗畅秋堂“看错一步貌似绝对先手的棋”让煮熟的鸭子飞走了,跑到《耳顺》来“诉苦”。恰似在干柴上放了一把火,人人都会一手的十中耳顺人正愁酷暑难以活动相聚,于是梦石兄一呼百应——茶室手谈,干一场!

        接到醉乐醒文的邀请电话,我开口就答应参加:“棋虽不能下了,当当裁判长还是可以的。”

        我讲话都是有道理的,我的围棋是听“边壶”偷学来的,游击队员,没参加过野战团,更谈不上正规军。上高一时,我们班来了几位原十三中新考进十中的同学,其中一位连绰号也带来了——“老赌鬼”。老DG与我很投缘,都喜欢数学,更主要的是我也常被人称为“赌鬼”,棋牌桌上从来不让人。我单独叫他“顾问”(他姓顾)他嘿嘿直乐,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老DG不知怎么知道班上同学DT会下围棋,缠着要跟他学。一般外号“大头”的都很聪明,DT兄自幼学棋,家学渊源,就住在校门口,是“十中第一近”,到东课堂上课比我们住校生都便利。于是常在课余带上家中围棋到我们宿舍来教。围棋难精易学,我在旁边也看会了什么是死,什么算活。老DG没有对手,拉我做了陪练——我说对他保持着不败战绩,指的就是这个阶段,现在打死我也不会跟他下了。至于同学群聚口字楼围棋大普及已是次年拜“停课闹革命”所赐。(有拜老DG为师的,我也沾光算得上师叔。)老DG日后棋艺大精,战绩彪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在于他对围棋的痴迷。大串联大家想方设法朝北京跑,他却不声不响去了上海,目的只是为了买一副在南京买不到的围棋回来。至于插队后一心“摆谱”更是公开的秘密。

        我一来想不到下棋也能当饭吃,二来也无“摆谱”条件,不“躺倒干”挣工分就会饿死。棋艺就停留在了只会“启动”和“刹车”的水平。也算会“开车”,但来叫我“上路”,当然抖呵。

        当裁判就不同了。我那在中央电视台混了一辈子的老弟就曾在电视节目上涮过他自己:领导来问“会表演吗?”——“不会”。“会编剧吗?”——“不会”。“会舞美吗?”——“不会”。“会灯光吗?”——“不会”。……“什么都不会?那你去当导演吧!”裁判也差不多,不会布局不会定式不会急所不会大场不会官子……什么都不会那就去当裁判吧。

        玩笑开过了,也给自己上了个套。不上算,别人都在玩就自己在忙。哦,还有老史,他更亏,连个“长”也没混上。龙体欠安却跑来“上窜下跳”,编排指挥、定餐收费、服务操心……眼神(自小)又不好,跑错厕所都不带拐弯的,我知道他喜欢热闹,赶紧跟去把他从一点也不热闹(没人)的女洗手间里捞出来……

         “总书记”老B就像我们政府一样,又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眼看一个个上了战场捉对厮杀心里直技痒,见有人出来顶缸“当官”,高兴得脸都笑不动了。把一大叠对阵表,成绩表朝我手里一塞:“你来抄,你来记,你来……

        来就来,我还是有底气的——我把点火的CB兄邀了来,他又出主意打电话请来了子承父业的省棋院围棋教头、真正的裁判长DT兄。高徒出名师(没有笔误),DT兄三句话就顿开了茅塞:一应如何编排对阵,二应如何计分排名,三最重要——“你们要搞围棋比赛去找初三的张嵩年。现成的资源不用,他是棋协主席!还用你们找茶社?”

        其实找茶社版聚才是大家的初衷。郊游天太热,连合唱团都放暑假了,找个幽静凉爽的去处以棋会友正符合天时地利人和。摸索出经验,还可以扩展到棋牌一起上,更多的人参加。梦石兄的大局观还体现在对局上,不止一次让对手翻盘,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培养别人的积极性。

        意外的收获是许多久未谋面的学长出现,除了快乐王,有培德里的老马,南钢汽修队的老盛,中华职校的老杜,口腔医院的老刘……(定语就是“上次”见到他们的地点。)只是老黄,上次见到他还是在“黑字兵”的看押之下。学妹也不少,快乐一生来是“秤不离砣”,WLH是来找初二女生的,而李老师就不用多说了,与我们周周“约会”,逢人就把一土人“隆重推出”……

        过瘾归过瘾,工作归工作,还是要有工作汇报:

        一,这次“大赛”说不上是神马赛制,不是大循环也不是小(分组)循环,不是淘汰制也不是佩奇制,四不像。“总书记”原交代搞积分循环(?),谁知“老军长”小BY下完一盘后发现还没吃没喝的,冲着老B嘎嘎叫:“找的什么破地方!哪个茶室(可怜老B全跑过了)没有自助餐?饿着肚子怎么下棋?!吃过饭再下。”

        老首长大丈夫,说不下就不下。一人罢赛不要紧,对局次序全打乱。“总书记”真是好领导,任劳又任怨。我也不知该怪谁——是驴子不走还是磨盘不转。不禁想起一句双沟小话:“拐(怪)谁我都拐不动,还得编个大粪箕。”

        二,比赛就会有胜负,尤其围棋更罕见和局。那位商场得意的“油子”老弟赌场也得意,获得全胜战绩(提醒家长以后不要把孩子管得太正经了)。《茶花女》中阿尔芒说“赌场得意情场失意”,不会具有普世价值吧?

        没有一盘不胜的,薛老夫子也没搬家。黄学长上午来过把瘾便有事匆匆离去。胜负并不重要,“今夫弈之为数,小数也……”小意思毛毛雨啦。

    三,参赛者名单:

(1)王增陵(2)薛   兵(3)杨季南(4)韩震海(5)李树良(6)赵    鹏(7)严尊和(8)禹厚敬(9)刘宗惠(10)徐敏生(11)赵锡荣(12)黄远生

    四,成绩表(截止至第五轮)

   选手号   (8)(7)(10)(1) (6)(5)(11)(3)(4)(9)(2)(12)

    积   分      10      9         9        8        7       7        7         7       7       6       6     (3)

   对手分                                              41     39      37      36      36

                                                           “裁判长”(签字)     廿一土人

                                                                                             2010. 7. 10.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