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土人的博客

回光返照老三届兮 拾之无味弃之可惜

 
 
 

日志

 
 

1976年的诗(四)  

2010-08-17 13:36:30|  分类: 诗横遍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        侯

        乐不思蜀谁之过?

        世人只叹守剑阁。

        六出祁山尽瘁徒,

        五伐中原强弩末。

 

        隆中对识天下错,

        借东风忘还帷幄。

        亮仔终身总经理,

        怎及良爷啥未作!

                         ——(76年)寒冬腊月于成都武侯祠

注: 0MM说期盼这回该韶韶“相亲”,恐难如愿。因为:

        其一,双沟贫下中农再教育说:“吃鱼不如喝汤,吃肉不如闻香,……成亲不如俏腔。”我们的再老师们不能说没有才,用两个字“俏腔”就涵括了两情相悦、情投意合、心心相印……多少男欢女爱情深意长。我们“抗战八年”,失去的太多太多,包括“俏腔”的资格,根本不敢搭这个茬(要知道双沟美女如云噢,管我叫“毒(独?)和尚”)。现在(76年)有了城市户口固定收入,大龄青年直奔主题,介绍相亲谈婚论嫁,忙着“吃鱼吃肉”无可厚非。不过也不能一概而论,得容我们“喝喝汤闻闻香”。谈婚姻可以起始于谈恋爱,但两者决不是一回事,哪能都只争朝夕?

        其二,双沟贫下中农再教育说:“十个大姐九个肯,就怕小郎嘴不稳。”我们这些再学生不能说有才,但这点悟性还是有的。

        其三——这回讲正经话,“学徒期间不准谈恋爱”!当一位插子大姐在后勤组(处)申请结婚时,得到了这样一个斩钉截铁的回复。后勤组组长是名中年妇女,有一个不恭且又实事求是的雅号,转身又对偶然在场的我们摆“老驹”:“(看她)一脸蝴蝶斑,肯定有(怀孕)了。”明知屎到屁眼门了不让屙!人性化?当年我们无产阶级词典里没有这句。按惯例,小工人都要吃三年萝卜干饭,看我们可怜,赦免了两年。农龄算工龄那是后来的事,当时活生生要守一年的“寡”。(也怪我老实犯傻,唉~~)

        犯傻也有犯傻的好处,这年年底没有相亲更谈不上娶亲,于是我可以回家探亲——好歹有一个“亲”。学徒期满第一时间申请了回贵州探亲。享受“社会主义优越性”,上一次还是革命大串联,距此整整十年。这十年大部分时间我们一家四口四个地方,天各一乡,终于能团聚,当然归心似箭。

        当年回家只有两条火车线路,都有点南辕北辙。南线先东至上海,然后换直达车西行横贯浙赣湘黔;北线走陇海宝成直奔成都,再换车南下到家,车票价格和耗费时间都相差无几,路上要晃两天三夜。乘飞机?说这话的肯定是80后,又过了十年后八十年代末我第一次乘飞机出差时还得拿着上级主管部门开的级别证明去买票哩。我选择了去走北线回走南线,祖国山河寸寸美,又一次“圈阅”了。

        要知道这个选择更英明之处是因为我的旅行包里装着半片猪,成都有姨妈家,换车有人接送免得我扛着它到处乱跑。当年江苏毕竟是鱼米之乡感受不甚,但西南边远地区粮油奇缺。连号称天府之国的成都也不能幸免,两斤粮票就可换一个竹编三屉小蒸笼(我替工友换了一个)。父母寄钱来要肥肉(油)姨妈寄钱来要(买)粮票,我一一照办。好在我已被特选给即将退休的部(车间)里唯一土木建筑工程师作徒弟,调进了施工组。施工组里有不少瓦木临时工,多是附近农民。大家有共同语言,我又没有“接班人”的架子,同吃同住同劳动,求他们帮忙,一句话。很快刚宰的猪肉刚收的新米就偷偷地送到了我手中,价格公道。

        猪肉腌腌挂挂,新米按粮站规矩分给了老弟兄姐妹们——各工段都有蒸饭箱,自己淘米蒸饭实惠。差价就是粮票钱,算算一斤仅毛把钱。然后跑到招待所(主要是南化公司)用贴水的方法向全国各地来学习的(甚至还有越南人)换成全国粮票。

        我肩扛五六十斤腌肉,怀揣两三百斤粮票来到了成都。小表妹自告奋勇,带我到刚“解放”不久的武侯祠去耍。十年前见到她的时候,还是一刚启蒙的黄毛丫头,如今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只可惜学识没有与时俱进,身在武侯祠不知刘备墓,会讲不要把群众当阿斗又问我谁是后主,吃过萝卜丝饼不晓得咋个“萝卜丝煮”(乐不思蜀)……文化大革命,满目全是“武”——不爱红装爱武装、不要(文质)彬彬改要武、革命造反、文攻武卫、全民皆兵、备战备荒……至于文化,知识越多越反动。有了一定知识的我们到农村去接受非文化再教育,成为特定的“知识青年”。缺乏一定知识的她们留在学校非接受文化教育(不学ABC,照样干革命),成了泛泛的“革命小将”。

        漫步在以武封侯的诸葛祠堂里,观赏着留存百年的那副治世名联: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  从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势即宽严皆误  后来治蜀要深思。

        突然想问,这位所谓智慧的化身真的够聪明吗?于是诗成。(廿年后我厌栈致仕时末两句曾小有改动,“亮仔”“良爷”原作“武侯”“留侯”,“总经理”原作“鏖战急”。)

        1976年留在了轰轰隆隆的车轮后面,留在了我的“圈阅”途中……也必将像1861年一样大书特书地留在历史记载中——尽管现在还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