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土人的博客

回光返照老三届兮 拾之无味弃之可惜

 
 
 

日志

 
 

原来就是他  

2012-01-04 11:29:32|  分类: 西辞故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文悼念高华先生

 

原来就是他 - 一土人 - 一土人的博客

 

       高华是谁?说不认识却在廿年前有过一面之缘,偶尔在南大相遇也会点点头。说认识却不知他姓甚名谁——当年是有介绍的,时间一长淡忘了。直到昨天看到高华的相片和讣告中“在纺织公司某厂当过工人”,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就是赫赫有名的高华教授”。说“赫赫有名”当然是拜读过他所著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大约是90年春节,我陪同岳父到他表叔ch中帆教授家去拜年。ch老家中已有两三位客人,都是师出ch门的南大教师。其中一位戴眼镜的帅气小伙听说我在纺织公司工作,主动跟我寒暄。记得他是新三届的,没下农村分配在某纺织(机)厂(很遗憾记不清了)。他说他是历史系的,也引起了我的好奇,因为ch老是中文系鸿儒。

       他简单地自嘲了一下:我是小学生(水平)考进大学,缺课太多,空中楼阁。其它(数理化)可以慢慢补,但中文特别是古汉语不可或缺——看不懂文言文怎么研究“廿四史”?!于是借助留校的条件到处“蹭师”。他听说我岳父系南师大中文系教授,擅长古汉语“说文解字”,还记下了我们家的地址(当时私人还没有电话)。

       我随口嘲议了一下他的专业名称“中国现代史”:民国史已不算现代史,真正的现代史现在是“革命史”(而不是“历史”)。他顿时就表现出领悟,不像其他人不是瞪大了眼睛就是垂下了眼皮,而是直点头。当我继续厥词:在“革命史”中,现代史是一部“毛史”,而在“历史”中应当是一部“周史”。他马上接口道:延安整风中整“三风”,其中反对“经验主义”就是掀周这顶帽子的。——现在看来,其时他已成竹在胸,我不过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

       萍水相逢,又是在三代同堂的客套场合,当然没有再过多过深的交谈。不过寥寥数语,已使我对这位“小字辈”——我们老三届人当时并不把没下过农村的“新三届”当作同龄人——刮目相看,肃然起敬。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今天突然知道“原来就是他”,不知该说有幸还是不幸。五十七岁,对于学问家来说,正值英年。英年早逝,众说纷纭,有说他生存条件差;也有说“红太阳”是神,亵渎不得,于是在“神诞节”被收走了······从他的病情我倒偏信“生存条件说”。因为《黄帝内经》说:郁伤肝。

       高先生的可贵之处在于“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有了利益,“历史”就变成了“革命史”,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换句话说,高先生把“革命史”还原成“历史”,是把利益放下了的。据说他融不进南大的“民国史研究”圈,吃力不讨好去讲授“中共党史”。有好友透露他曾试图赴沪改变工作环境,几近成功却未果。事后不久就查出他的肝伤了。说这些是揣测,更是痛惜。揣测不足为凭,痛惜发自肺腑!

                                                                                                                                    2011.12.28.

原来就是他 - 一土人 - 一土人的博客
 
原来就是他 - 一土人 - 一土人的博客
 

       小文草就后未及时发,是因为老祖宗的吉利文化,避免新年给喜庆的气氛添堵。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有人偏偏元旦发帖说高先生是“高岗的儿子,为父报仇,污蔑攻击红太阳······”——恰似吃到个苍蝇,不由得多说几句。

       首先这些人就没真正阅读过高先生的名著。红太阳说:“延安整风使我结识了几位年轻的好朋友······”并一一枚举,其中高岗赫然在列。我们这代人对“中央文革小组”再熟悉不过了,一个临时机构替代正常机构,一个临时权威凌驾法定权力。高先生告诉我们,这不是首创,红太阳在延安整风时就是这样干的,只不过那时叫“总学委”。高岗正是“总学委”成员,炙手可热。至于其“自绝于人民”则另有隐情(要他打狗他去撵鸡)。红太阳于他有恩无仇,真是其子,恐怕态度恰恰相反。

       从根本上来说,“东方红,太阳升”是历史的必然,不出毛泽东也会出毛泽西。近几个世纪以来,人类生产力正从农业化村落化向工业化城镇化发展。大家都知道,农业化的主要生产资料是土地。土地的固定性和有限性使得人们可以占地为王,独有独裁。而工业化的主要生产资料是机器,通过货币化转化为资本。资本的流动性和无限性使得人们无法一枝独秀,唯有共和。所以在生产力决定的生产关系上,农业化时期以君主制为主,以服众为基础(丛林法则);工业化时期以议会制为主,以从众为原则(董事会法则)。那位跑到工业革命发源地当时率先完成工业化的岛国去研究工业化的德国人,把前者命名为“封建(主义)社会”,把后者命名为“资本主义社会”。

       农业化发展为工业化,不是一蹴而就的,必然有个过渡阶段。不知有意无意,自称那个德国人信徒的革命家都把这个阶段叫做“社会主义”。殊不知那个德国人所谓的“社会主义”并不是顶帽子,可以随便戴来戴去。它只可能出现在后工业化时代,只有机器创造出的剩余价值才能满足全社会共同富裕的需求,是“资本主义”高度发达后向理想中的“共产主义”过渡阶段。在还没有充分机器生产的前工业化时代,这个过渡阶段还是叫“会社主义社会”贴切些。

         “会社”是日语“集团”的意思,“会社主义社会”里党团替代了家族又没完全断绝君主制的基因,往往出现“准君主”——党魁。工业化程度愈低,出现的几率就愈大。刚推翻封建王朝的革命者又热衷于“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一言九鼎”、“山呼万岁”、“奋斗终身”······甚至世袭“接班”。他们同样演绎着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等弱肉强食骨肉相残的故事。

       红太阳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其时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出生在农民家庭,包括他几乎所有的“战友”和“敌人”。中国工业化程度几近为零(1872年在广东出现我国第一家现代化工厂——缫丝厂)。1949年当红太阳照遍祖国山河的时候,中国才有400万产业工人,尚不足全国人口的百分之一。这种生产力时代的红太阳“闹革命”,还能会是什么样的性质呢?

       我们南京人常以明太祖朱元璋为荣,津津乐道他在驱逐外族统治“恢复汉统”的同时篡夺教主之位、火并友军陈友谅张士诚、炮轰功臣楼、送开国元勋徐达吃致命的老鹅······那么我们在以红太阳为荣的同时,为什么不能也津津乐道他在率领穷苦大众“翻身做主人”的过程篡夺主位、火并友军、炮轰功臣、送开国元勋······呢?

       高先生这样做了——红太阳做过的事,高先生秉笔直书。高先生无愧“历史学家”!

       (文中图片系网上下载)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