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土人的博客

回光返照老三届兮 拾之无味弃之可惜

 
 
 

日志

 
 

小 醉 大 醉  

2013-09-03 23:01:27|  分类: 西辞故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醉 - 一土人 - 一土人的博客
 

        小醉醉了。这回不是小醉怡情,是大醉极乐,不想再醒过来文些甚么了。 

        小醉姓李,低我们三届,不是一班——二班的。建博后披了件很有文化的马甲“醉乐醒文”。老S眼神欠佳,能少打一个字好一个字,于是倚老卖老简称“小醉”。不料却异常亲昵,比小醉担任斑竹的《走版》人叫他“政委”还受欢迎,连称呼了他四十多年“小李”的我们都改了口。
        这几天我翻了一下这几年在《耳顺》上交的作文,发现提到最多的竟是小醉。尤其是2010年12月25日发的《1976年的诗(四)》,更是我们之间的互动,“亮仔终生总经理,怎及良爷啥未作!”
        小醉是个人物,不论别人认不认同,年轻时起我就这样说。他的智能超群,有凤雏之才“手中批判,口中发落,耳内听词,曲直分明,并无分毫差错······百日积案,一堂过完。”。远的不说,上次好客的老S带我们到他老家“鸭子港”的大山村去玩,不料崎岖的山路上老S的车不慎撞树。只见小醉救人送医,报警申,勘查现场,定损论赔,拖车修理······方方面面,调调到到。现场处理完毕,已是伸手不见五指,远无星光近无村影,小醉仅凭白天一个来回的路忆,荒郊野岭一二十里准确无误把大家带回了住地。
        小醉与我插队在一个公社——“闻名遐迩”的双沟。不过说来也许大家不相信,我在双沟七八年,实在想不起来我们有过交往。后来回南京有了来往,他说他早就认识我,还知道双沟街上小大姐给我起的外号“毒和尚”,因为“粪桶还有两只耳朵”嘛。其实他在双沟更有名,是个异类,“不是一班——二班的”。讲得时髦点:不按常规出牌!
 
小醉 - 一土人 - 一土人的博客
                                                    歌唱者

        小醉是最后一个离开双沟的南京知青,十一二年了,不离开都不行了。
        有人说是因为公社铁木社(工业组)离不开他。有可能,小醉是铁木社的元老,大家下农村种田苦工分,小醉从不,先在大队宣传队后来就在铁木社混——公社有办工业的念头但无办工业的本事,铁木社是个空架子。“难情(南京)人”来了以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自带项目(手工、加工为主)糊口谋生,挂靠铁木社以求合法躲避被割“资本主义尾巴”,铁木社则名利双收——鬼混也要浑身本事,“不是一班——二班的”。
        有人说是因为他表现太差。也有可能,不好好听毛主席的话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投机倒把为生。更有甚者,伤风败俗,未婚秘密同居。我们这辈人不用多解释,当年这些罪名不啻于杀人放火。我曾被借调在公社政法组“一打三反”近两年,向县里报捕过七件案子,其中一件“贪污”两件“投机倒把”四件“乱搞男女关系”!
        我却猜测是因为他并没有努力争取。他应该还是有门路的,他们铁木社的顶头上司H委员(公社党委委员),也是我们政法组组长。既分管政法又分管工业,是个实权人物。双沟有句“流水的书记铁打的委员”,说的就是此人。我能在首批上调回南钢,闯过“政审不合格”的关,全在H委员一句“老王是经过我们考验的”。同样小醉未婚妻(据说名额原来是特供小醉的)被他也保驾过了关,从而我们又成为同事。
        前年小醉办理退休的时候,因为档案里几无资料,他曾当厂长多年记录不全。他找到发包的区工业局开到了工作证明,却不被社保经办人认可,退休工资差了两个档次。听说我有朋友在人社局,小醉找到我希望帮他通融。我知道他近年来一直吃低保,廿多年前我在纺织公司技术处时到鼓楼区一服装厂检查偶然遇到他也听说他是以私人身份在承包,但在此时得知他一直没有工作单位,上调回宁是“夫妻投靠”,还是感到震惊。他夫人向我抱怨说:他根本不问,如果不是她亲自回双沟去找来那十来年的插龄(算工龄),他连退休工资都不去要。
        小醉自己从来没有解释过。该吃吃该喝喝该撒撒该尿尿该买买该卖卖该说说该笑笑该琴(唱)琴该棋(牌)棋该诗诗该画(摄影)画该小车小车该单反单反该云游云游该四海四海该很男人很男人该拐女人拐女人······倒是有一次有人问我“干得好好地怎么突然不干了?”的时候,他插嘴替我答道:“我们成份不好!”——下言不找,“还能指望甚么样呢?升官发财?!”
        是滴,“原罪”民。虽然那六个字不止一次听他嘴里冒出,但这一次我觉得有点懂小醉了——
        小醉大号“树良”,望子成贤,是父亲取的,却成了他父亲给予他的全部。据说文革前来过一封寄自香港某酒店的信,那年月无疑是“潘金莲的竹竿子”,他母亲悄悄烧掉以保全一家五口孤儿寡母。孰料从此再无音讯,“父子活生生从未见过面”的悲剧发生在我们身边。祸不单行,那年“一打三反”被五花大绑押上五台山的,就有他的小哥哥,更坐实了他的绝望。
        孟子云君子有三乐,首乐就要“父母俱存,兄弟无故”。偏偏都与他无缘,所以当年只能“醉乐”。如今虽然不大计较了,但正如他所潜台词,早已输在了起跑线上!
 
小醉 - 一土人 - 一土人的博客
                                                                           划拳者

        老冒交友极淡,奉“少十斤”老师的“处人以不即不离之道,处事在有意无意之间。”为座右铭。但闻讯小醉病危以来,戚戚然不能释怀,眼前不时晃动着他的身影——第一次零距离接触是已拿工资的我们请回宁过年还在苦工分的他们吃鼓楼“马祥兴”,小醉趁大伙都仰脖之际把自己杯中我刚探亲从贵州茅台酒厂带回来的原缸酒偷偷倒进剩菜盘,迅雷不及掩耳······第一次上他家是突然袭击给我介绍对象,一个星期天小醉让小W领着他跑遍半个南京城找到我,上下打量了一下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我拖着就往他家跑“郎才女貌包你看上”······最后一次聚会是在校友会联络员会议上,他从《走版》人群中走过来坐在我身旁“别人算了,卧龙先生岂能不来打招呼”······最后一次单叙是他开车把我接到仙林喝咖啡,欲言又止······
 
        我在他的病床前坐了三个小时,默默无语。他吸过氧清醒一些总要家人扶他坐起来,如是者近十次。终于告诉我:“举办了(告别会),很满意。”
        我们之间没有忌讳:“还少一个悼词,想给大伙说点什么?”——我们都知道如果按照八股文写悼词,他的生平一片空白。
        小醉的眼睛亮了起来:“你(来)写,说(点)开心的······”
        不由想起有一次上厕所,他对我说:“你家人也是基督教?你也做点坏事,以后我们也能在一起(下地狱)。”
        我没听家里谁说过信教,只是按照身体事实顺着他说:“你做过坏事吗?上帝有自己的标准,明取不是罪黑夺才是罪。你连(自行)车都没顺过,以后肯定上天堂!要在一起还不简单?遗体不拿回去都交给医院不就行了?”
        小醉倒不含糊:“我谁也不捐,如果不下地狱,我还是与老娘相依为命!”
        去与母亲相依为命,确是件开心的事,只是着急了点——不说了,不说伤感不开心的话了。小醉自己比谁都明白,早已说过了:
         “我和上帝有个契约,上帝给我一个甲子轮回,我将用真情回报!如果契约延期,我将用加倍的真情,感恩上帝!”
        契约到期了。

小    醉 - 一土人 - 一土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