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土人的博客

回光返照老三届兮 拾之无味弃之可惜

 
 
 

日志

 
 

失 包 记(上)  

2015-03-11 22:27:55|  分类: 青葱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主席接见红卫兵了!”——用我们学化学的话说,犹如滚热水倒进了浓硫酸,一下子炸开了锅,到处响起了“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从草原来到天安门······”的歌声。

        老B出现在讲台前,一身黄军装臂带红袖章,眼睛垂着——刚当上“黑字(红卫)兵”纠察队队长不久的他可能在本班同学面前还有点不习惯居高临下,只顾说:“革命大串联开始了!毛主席还要继续接见红卫兵,不过要分期分批,我们决定,要上北京的先登记。”

        我的小便急了,站起来往教室外走。经过讲台时,迎望着我的老B低低地吐出了五个字:“你······不要······报名。”

         “不要”有两个意思,一个是不用,譬如老B他们自己,说上北京就上北京了。对于我则是另一个意思:不准。

        可我也不能罄吃等死啊,MT他们商议着排队等待期间先上久已向往的新疆西天“取经”启发了我,不能上北京可以去贵州回趟家呀。下次见到老B的时候,我对他说:“我可以回家造反,阿行?”

        第二天老B到东课堂教室来找到我说:“我们研究过了,他们说,回家要承担一半路费,如果是造反去,可以减半,你出四分之一。”

        当时南京到贵阳的火车票价28元,四分之一也要7元,几乎是一个月的伙食费了,还没算回程。再说了,大串联乘火车不要钱,要我出钱给谁落呀?不过我只是跟老B说:“那就算啦,我哪有钱。”

        本来我也不再指望,谁知下午老B就来口字楼我们宿舍了:“我让(红卫兵)纠察队一个人带两个红外围(押)送你去造反,他们正好想到贵州去。”没有再提钱的事。心照不宣,就这么定了。

        说“心照不宣”是我一直认为老B是在帮我。文革没来前他一直对我表示好感,每次打球分边他总是第一个选我。“十中文生儿(sir)多,武生儿也不少,但两样成绩同时都比我强的不多,你算一个。”就是他对我的溢美之词。他次年底当兵后给班上同学们来的第一封信里就指名道姓向我(以及一位同样被“管制”过的女生)道了歉。校庆100周年在大操场许多同学久别重逢,我们俩握了手。要知道现场我不是对所有人都原谅的,当时我才刚刚不惑还远没耳顺嘛。

        在我父亲的学校办公室,(押)送我的红卫兵红外围把我往学校负责人Y主任手里一交,说明来意,就不见踪影了。不要怪我不礼貌,不请到家吃顿饭也应该喝杯茶嘛,都没有,其实相距不过只相当于我们十中钟楼到八家村。

        如愿以偿的我没有完全颛人,最起码我“破四旧”了。我把父亲的藏书许多封资修的如《安娜卡列尼娜》《战争与和平》《复活》等等都“破”进了我的旅行包“扫地出门”。十天后我如期完成“造反”任务返校时,旅行包几乎要撑破了,拉链拉不上,母亲只好用针线来封口。

        离家前我去向Y主任辞行,他却不让我走,着急地说:“他们呢?你说走拍拍屁股就走掉了,我怎么向红卫兵小将们交代?”

        这我可没有预料到,火车还有不到两小时就要开了,我赶紧编出一份“造反”汇报交给他才勉强脱身。我清楚我们学校的“小将们”是不会再来了,但我也不能怪Y主任迂,他是父亲学校的教导处主任,学校头头们都被打倒了没有人处理校务,“三结合”他临时负责,当然抖呵为我“引火烧身”。

        每次回家返程我都是走北线,顺便在成都换车时去看望与母亲一样“同为天涯沦落人”远嫁的姨妈,这次也不例外。姨妈把我的旅行包缝线拆开一半,拿出我母亲给她们的礼物又塞满了一些带给南京外公外婆的成都土特产,然后再缝上。

        “革命大串联”首先“革命”的是铁路秩序,从杭州到贵阳我们挤着一动都不能动地站了两昼一夜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我早早来到成都火车站排在前面,结果抢挤上车发现还是没有座位。我四周环顾了一下,觉得有一座厢稍微宽松点,虽然都是女生我还是开了口:“这空位有人吗?”

        “有人!”

        可行李架空着不需要征求谁同意吧,我想把旅行包放上去,举了几次没成功,太沉。只好又对那几位女生说:“能让我把包包放在座位下面吗?”

        一直注视着我的举动的她们这次没有人表示拒绝,挪了挪腿,让我把旅行包塞进了她们的座位下。车开动了,她们还是两个人占着三个人的座位,我也明白了大半,于是一边坐下去一边说“你们的人来了我就让”。

        车过宝鸡,天渐渐大亮了。还是我先打破了矜持:“你们的人掉厕所了?!”回答我的是一片笑声。

        她们人多话也多,七嘴八舌的:

         “我们是成都卫生学校的,到北京去看毛主席。”

         “你就一个人?有伙!孤胆英雄啊。”

         “这一车厢大多数(座位)都是我们学校的,我们在前两趟别的车放人进站的时候先随着人流进入了车站,然后在月台上找自己的车。我们老师特别聪明,带我们上的空车。”

         “嘻嘻,老师聪明哪里埋死人都知道,然后夜里带我们去偷,不偷教学没得用。”

         “死人都是我们去挖来的,没得男生。夜里跟着老师偷偷地去,咋个不怕?晚饭都不敢吃,吃了也会吐个精光。”    

          “我从不吃肉,闻味就会吐。”就有其他同学补充道:“死人挖回来放在专门的大锅里煮,常常满校园都是死人肉味。”

         ······

        车到郑州,已经有点依依不舍的味道了,听说我要下车,居然有不止一个人提出来:“跟我们一道上北京吧!你何必换车嘛。”

        这是我第一次大串联出门,还不敢越雷池一步,心里只认我的车票是到南京不是上北京的。何况我是戴罪之身,满脑子琢磨的是回校后如何向老B汇报交差。所以笑却了她们的邀请,在她们的帮助下爬下了车。

        我没有出站,在车上我就想好了,在月台上找去南京的车,算是跟她们学了一招。也不难找,大喇叭里把每趟进站的车都报得清清楚楚的,不须要我拖着死重的包在站台间跑来跑去。

        天黑了···夜深了,就是没有东去的客车。我找到一个茶水桶背风处靠着坐下来,不敢睡,注意着每一次广播。可还是有点撑不住,迷迷糊糊中突然听到“到南京的车就要开了”。我爬起来拎起包就往停在站台上的列车跑,车门口全是人挤得根本动也动不了。我发现有车窗开着,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把旅行包塞了进去,然后往里爬。里面窗口的人才反应过来,赶紧关窗子,我一边爬一边大叫“我的包包在里面······”,终于硬爬了进去。

        这是一节卧铺车厢,里面的人都不是学生模样,大声议论着甚至有的义愤填膺。我知道是在讲我但听不大懂,不是江浙话。我忽然想起问了一句:“你们都是到南京的吗?”

        “不是,到南宁!”

        原来是我迷迷糊糊听错了,把“南宁”听成“南京”了!赶紧打开车窗又爬了出来,浑身都汗湿透了。

        折腾了大半宿,天还没亮,我饿了。姨妈说她老出差有经验,给我的黄书包塞得满满的炝大饼。干粮不缺但没水也咽不下去,所以我在月台一直没有离开茶水桶。放下书包拿出饭盒接上水,刚拿起饼咬了一口,喇叭里传来“到上海方向的xx次临客进一道”。

        回头一看,一列空车悄没声地推靠上了站台。门窗紧闭,不过我立即发现停在茶水桶前两节车厢中前面一节有人影,背着站台的那面还有车窗开着。我拎起旅行包钻过车肚子就往开着的车窗里举,里面的几个人还挺够味,伸手把旅行包接了进去。我接着正欲往上面爬,突然发现手里只攥着半截饼,黄书包和饭盒遗忘在茶水桶上了。我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说,往车肚子底一钻就回头往茶水桶跑。

        也就这一眨眼的功夫,人群黑压压像潮水般涌来,车门也打开了。我赶紧拿了书包饭盒三步并作两步跳进了车门,头脑立即“轰”了一下——这是后节车的前门,上前节车的通道门还没开,过不去。想回头下车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汹涌澎湃的人流裹挟着我直往后节车厢里涌,我赶紧就近一个临窗空位坐下来,一时还不能离开——此刻这似乎比包包重要,要呆一天一夜多哩。

        车不动我一动不敢动。已经有人钻椅肚上椅背了,从车厢内是完全“行不通”的,就是过道两侧座位也就像隔着一堵人山。要到前节车只有从车窗上下,在大伙还没有熟悉前,我离开座位下去了,能不能再上来还两讲。当然我选的座位也背着站台,我爬上爬下去前节车拿旅行包就不用钻火车肚了。

        我心里并没有非常着急,这车厢挤得水泄不通,连厕所都被占领了,旅行包能跑到哪里去?等一切安定下来再去拿回来就是了。      

        车到天亮才开,第一站一停下来,我赶紧打开车窗下了车,几步路就找到了那个窗口。那几个人还记得我,不过递出来的不是旅行包,而是“一盆冷水”:“包半天没有人来要,交给解放军了!”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谁能说他们处置不当呢?东西交给解放军,就等于进了保险箱,这谁都不怀疑。可是,亲人解放军,您在哪?谁也说不出头绪。旅行包用今天的两个字热词来说就是:“失联”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