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土人的博客

回光返照老三届兮 拾之无味弃之可惜

 
 
 

日志

 
 

送送老扁  

2016-04-30 09:13:21|  分类: 西辞故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时此刻,又一位熟悉的老学友化作一缕青烟直上重霄九······就是那圆圆的老扁。
        前些日子,我在玄武湖遇到了老扁三位一体的老弟兄几个,得知老扁有严重的“三高”却不大愿意“放开腿”,家离玄武湖这么近都不知道利用。他们好不容易把他拉进来走走,没几步一屁股又坐在这儿了。我加入了他们对老扁的劝说,现身说法。老扁笑嘻嘻的,虚心接受······坚决不改——只有这样猜测了。
        耳顺人所皆知老扁是(原)高一(1)班的X敏生。因为住校,我们虽不是一个年级也认识五十多年了。不过印象中老扁不是一上来就住校的,我们两个年级住校生在一起上晚自习的那两年好像没有老扁同窗。在耳顺上重逢后,我们叙旧更多的是当年篮球场上的交往,特别是他们班以高一冠军身份参加了我们高二年级篮球联赛,居然夺取冠军。不过也有刷色时光,在我们两班比赛中,他在后场传给老K的球被我抢断并上篮成功。我都记不清了他还牢牢记得,笑呵呵说当场老K就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
        插队后他在套子里我在套子外,没有交集却有过一次神往:公社L社长在河堤工地上发现我是知青,停下来跟我聊天,听我说是南京十中的时候忽然想起说公社医院收治了一个得急病的路过知青也是南京十中的。我第二天赶到双沟街上医院才知道是老扁,不过已经被转到泗洪县医院去了。医院知道我们俩认识后让我替他的医疗费在公社报销办理了手续。这点点举手之劳后来被老扁知道了几乎是逢见必谢,而且念念不忘地一直在寻找当时把昏迷的他送往医院的知青。
        老冒一般不参加遗体告别,为的是留下的亲朋好友形象都是鲜活的“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小醉也赞同且更进一步——(悼词)最好活着的时候写出来,否则再美的“吹捧”(逝者)也听不到了。我翻了翻,总算不用太遗憾,活生生的老扁早就留在了我的作文《过把瘾》(耳顺2010.7.13.)里——
         “总书记”老B就像我们政府一样,又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眼看一个个上了战场捉对厮杀心里直技痒,见有人出来顶缸“当官”,高兴得脸都笑不动了。把一大叠对阵表,成绩表朝我手里一塞:“你来抄,你来记,你来······
         ······过瘾归过瘾,工作归工作,还是要有工作汇报:

        一,这次“大赛”说不上是神马赛制,不是大循环也不是小(分组)循环,不是淘汰制也不是佩奇制,四不像。“总书记”原交代搞积分循环(?),谁知“老军长”小B鸭下完一盘后发现还没吃没喝的,冲着老B嘎嘎叫:“找的什么破地方!哪个茶室(可怜老B全跑过了)没有自助餐?饿着肚子怎么下棋?!吃过饭再下!”

        老首长大丈夫,说不下就不下。一人罢赛不要紧,对局次序全打乱。“总书记”真是好领导,只是笑,任劳又任怨。我也不知该怪谁——是驴子不走还是磨盘不转,不禁想起一句双沟小话:“拐(怪)谁我都拐不动,还得编个大粪箕。”

         ······

        任劳任怨的“总书记”老扁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