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土人的博客

回光返照老三届兮 拾之无味弃之可惜

 
 
 

日志

 
 

“愿 意”(上)  

2016-09-23 18:49:23|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皆系巧合。)

       南京人说话舌头带拐弯,说“愿意”大点意其实说的是——“艳遇”。
       言归正传,插队第七个年头,随着“全面整顿”,被“砸烂公检法”瘫痪的泗洪县公安局逐渐恢复工作职能,开始清理积案,会审各公社政法组这几年“一打三反”报上来未处理的材料。轮到我们公社的时候,“胡司令”带着我住进了县招待所。
       我被借调进公社政法组纯属偶然,歪打正着: 福建那名老师,两个儿子都响应伟大号召下了乡,却养活不了自己,半大不小了还要啃老,无奈写信向圣上诉苦。本来“全国此类事甚多”,用一句话“容当统筹解决”即可推复,可这名老师是教语文的,三个字“告御状”直挠痒处,龙颜大悦,“寄上三百元,聊补无米之炊。”
         “最高指示”“一句顶一万句”,眼看就要湮没在贫下中农汪洋大海中的“知识青年”突然又冒出了水面,各地纷纷召开知青工作会议。我们公社也不甘落后,通知全体知青到公社开会“奉天承运”,中午还有大白菜粉条招待。
       大概是听到我满口双沟话,才来不久主持知青工作的公社Z副书记的眼光顺了过来——一身当地土蓝对襟棉袄,还用草绕子扎着······Z副书记来到了我的饭桌,问到:“你是哪个大队的?是当地知青?”
       周围的知青都笑了起来,记不得哪位好事者还火上浇油:“他不是知青,来混饭吃的!”
       我赶紧戴上因为饭菜热气摘下来的眼镜,用南京话回敬:“你才是混饭吃的哩!”
        Z副书记笑笑,转移了话题:“回去好好写一篇学习心得!”临转身还加上一句:“你的双沟话讲得不错!”
       我正好有一肚子话要说,用双沟贫下中农再教育话说就是“一肚屌烟”。大队成立小学堂数年,从来没用过知青当老师,突然有一天通知我去代课,说要增加高年级算术课。没教几天,公社L社长造访我知青屋,马上被大队书记接走,并告之我已有安排,没空。
        L社长分管水利工程,由于我逢(扒)河必上,“卡个眼镜却光着脚,(扁担压得)头伸得像蛋衔子似的。”逐渐熟悉了解,想用我。事后他发现我还是出现在了生产队河堤工地上抬大土,直摇头。原来我被掉了包,大队书记推荐他的表弟代替我当上了团部财供员。团部(公社)财供员可是美差,既不用像连部(小队)财供员抬大土,又比营部(大队)财供员多了份不菲的工资。
       不平则鸣,我的“学习心得”洋洋洒洒写了七八页信纸,亲手到公社交给了Z副书记。
       个把月后的一天收工后我正在烧锅,老队长急匆匆来告诉我,安在他家屋山头的(有线)小广播有通知我明天到公社知青办去报到。我赶紧熄了火跟着到他家核实,果然通知的是我。我一头雾水,老队长却恭喜起我来,要我有好事不要颛他。
       这个好事就是借调到了公社政法组。我的“学习心得”被Z副书记交给了知青办,Z副书记看没看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被政法组副组长老胡看到了。
       老胡是南京下放干部,据说原来是省公安厅一名处长,级别比公社书记还高。“一打三反”成立政法组以来,虽然屈居副组长,却是大案小案一把抓,还没有破不了的,没看过“沙家浜”,我们也都会称呼他“胡司令”。
       本来政法组已借调有三名知青,主要任务是跑外调,公社供销社主任贪污就是被他们“跑”倒的。此时又发现一个供销员倒卖化肥,贪污货款,急待取证。当年化肥被乡亲们称为神粉,可以说与粮食一样金贵,供不应求全凭计划。泗洪化肥厂朱厂长就是我们(朱)老庄人,可队里没有计划一两化肥也买不来。县里住满了来自四面八方钻头觅缝想买化肥的人,双沟供销社驻化肥厂那位仁兄吃香喝辣不说,“心黑守不住寡”也挡不住诱惑想方设法私自处理了几吨,随着这些人流向了苏北淮北淮南······
       偏偏这时政法组那位高三生主力笔录员有事回了南京,咋办?老胡全家下放老婆老J也是下放干部,带工资,公社不用白不用,放在知青办当副主任。老J把我的学习心得以“文笔通畅字不错蛮可怜”十个字近水楼台推荐给了老公,老胡冷手抓到个热馒头,与政法组组长H委员(公社党委委员)商量了一下,急召我进了政法组。
       县公安局C科长一见我们进门,马上站了起来,堆着笑与老胡握手,直呼“前辈前辈”,老胡也直以“领导领导”回敬。人抬人高,水抬船高,他们其实年纪相仿,都是精干干的壮年汉子。
       和我握手的时候,C科长说:“你就是WQ吧?久闻(见)大名,这下子对上号了。”
       讯问材料上有笔录员签名,他知道我的名字并不奇怪,只是对我这么客气,我有点受宠若惊。“胡司令”也凑热闹,外举不避亲,直贺:“小W高中生,文化不得了,审讯有的写得比我还简明扼要,他来后我省事多了,不用我再替他们重写。”
       坐定后,C科长说:“你们的材料没问题,人家来我还把你们的讯问笔录给他们看,示范示范。只是有点程序问题,有两份材料没有公社章。”
       抽出材料来一看,马上就有数了,一份就是“化肥案”,一位灵璧县的证人当时已被公安局以投机倒把化肥抓起来了,讯问是在县里看守所,就没有再下到公社去盖章。另一份是一桩“强奸”案子,证人是女受害人,当时考虑到她的处境,披挂亲征的胡司令决定暂时不去惊动当地。
       商量下来,灵璧可以不去了,看守所的盖章应该可以确实证人身份,当然距离远不通车也在考虑之中。但“强奸案”必须补上公社盖章,让我明天就去办。
       大概看我接受任务很爽快,C科长半真半假地对我说:“小W喜欢不喜欢我们这个工作?以后来公安局干,愿不愿意?”
       真是贺干木彩(开国际玩笑)!糠箩跳米箩,是我们朝思暮想的愿望,知青中“脍炙人口”一句名言:“只要回南京,扫厕所我也干!”奔向更高文明,是人之常情,现在大家有机会都从国内(世界乡村)往发达国家(世界城市)跑,心同此理。成天说这个是反动派那个是反动派,倒退生产力发展,把工业化的生力军上千万知识青年全都撵下乡,才是真正的反动派!
       不过我只是回答;“不可能的。”
       我不是矫情,70年淮阴专区招工73年召考和徐州师范淮阴师范招生,我填的推荐表都死在了“政审”。这公安局可是更严格百倍的“专政机关”!多少年后在南京遇到胡司令才知道,别说我,他就是因为档案里的污点(即他被下放的原因)最后也没去成,当时县公安局百废待举一心想要他,他提出来带上我。
       我要去的公社其实就在我们老庄子河东,相距不过三四十里。只是“近路怕鬼远路怕水”,多数人去都是坐汽车百十里从泗洪绕,更不用说现在我们正在泗洪。
       上午十点左右我乘汽车到了河东公社,问了问,回头车十二点开,还有两个小时办这点事绰绰有余。来到公社大院,却发现大多数办公室都是铁将军把门。敲开一间有人的办公室,递上前门烟:“我是河西双沟公社的,来盖章。”
       对方一下子客气起来,有些愧疚地说:“哎呀,秘书不在,回家割麦子去了,要中饭后才来。”
         “他家在哪里?能去叫一叫吗?”
         “在临淮头,来回一二十里哩。你有急事吗?
         “事情倒不急,就是我要回泗洪,下午没有上去的车了。”
         “那就住下吧,现在去叫他来你也来不及赶上车了······公社早就没有招待所了,汽车站旁有家店。哦,街后大队还有一家,老板娘是南京人,干净便宜点。”
       我也知道收麦如救火,“稻子要养,麦子要抢。”迟一天麦粒就要炸掉不少。每逢午季,干部们放下工作请假回家收小园地(自留地)小麦成了“老河妈妈的B——官的”。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