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土人的博客

回光返照老三届兮 拾之无味弃之可惜

 
 
 

日志

 
 

“愿 意”(中)  

2016-10-02 11:42:24|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来到街后,经人指点,找到了旅店。也就是三间前屋,东西屋对山墙铺着地铺,与一般不同的是,芦席下铺的是小蜀黍(高粱)稈拔子。
        一个小姑娘闻声从正屋钻了出来,精瘦精瘦,妹妹头,看起来只有六七岁,嗓门倒不小:“妈妈,有人来!”
        女主人出现在堂屋门口,活脱脱一个阿庆嫂,比阿庆嫂强的是皮肤雪白,比阿庆嫂差的是没那么活络,不知为什么,楞了半天才招呼:“要住店?三毛钱一晚上,要被子再加一毛。”
        当地三顿饭都迟,“早饭太阳挂角,中饭太阳落,晚饭也有,单怕睡着。”中饭再早也要过晌,怎么打发这两三个小时,我想起了当地那个名闻遐迩的陵园,还没有去过,于是向女主人打听。女主人已回过神来,笑呵呵地对小姑娘喊:“小丫头,带你二哥哥去跑一趟!”
        转身对我说:“回来吃饭,客饭两毛钱一位。”
        称我“二哥哥”有点怪怪的,不过我并不在意,我们已经名副其实地当了六七年的二哥哥了。“小丫头”屁颠颠地摸出一把镰刀放进粪箕,背起就走。粪箕“小丫头”矮不了多少,几乎是贴着地。
        我不知道是夸还是怜:“这么小就抢着干活?!”
          “小丫头”头一昂:“我都十岁了!”
        她妈妈补充道:“还没到生日······三四岁就下农村,没的吃,不长个。”
        陵园没人看管,有门无墙,随便进出。坟墓和墓碑确实比一般的庄严高大不少,毕竟墓里躺着的是新四军在对日作战中牺牲的最高将领。其它也没有神马特殊的,进去转一圈不过十来分钟。“小丫头”就像“小狗掉进茅坑里”,不知道钻哪去了。我在门口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等她,点燃了根烟。
        政法组里的知青都抽烟,而且多是飞马“大前门”,自从供销社主任“栽在南京人手里”后,只要来了好烟,供销社就会有人悄悄的来通报。首先胡司令就是老烟枪,研究起审讯笔录时一根接一根,经常半夜接不上了来找我们“借”烟。我们也常常看管人犯值班到半夜,打牌消磨时光,不想抽的时候别人一梭子打过来,想抽的时候也要一梭子打出去,有时一夜一包烟都打不住,早上起来嘴里发木。公社给我们一块钱一天,三分之一就冒了烟,况且在外面跑,有时“廿响”比介绍信管劲。
        第三根烟还没抽完,“小丫头”出现了,粪箕里有了半下子青草,说:“他们赶我,说我不是大W庄的,要不然能割满。”割青草交给生产队喂牛喂驴,是当地弱劳动力苦工分的主要方式,争抢不言而喻。
        我伸手拎过粪箕背上,“小丫头”直喊“脏脏脏”,但并没有往回夺。由于工作的缘故,我这几天到县里穿的小褂子确实比较抻敨,像走亲戚一样。
        到了她们队里牛屋,已经有几个小大姐在那里排队等着称重。我们一出现,眼光齐刷刷射向了我,其中一位低低地问“小丫头”:“你家来亲戚了?”
          “没有——哦,是!我二哥哥。”
        一位看起来年纪最大的小大姐却咋巴起来:“二哥哥?是二姐夫吧!”
          “是你二姐夫!”“小丫头”嘴巴也不饶人,哄笑声戛然而止。
        我有了点好奇,回家的路上与“小丫头”闲聊起来:“你还有两个姐姐?家里还有什么人?”
          “就我妈和二姐,大姐在南京没下放。”
          “你爸爸呢?没跟你们在一起?”
          “我没见过我爸爸,我妈说他在甘肃······”
         ······大致了解到她姓Lu,她妈妈姓Ge,原来是小学老师,69年被押解下放,没有工资。大姐每月寄十来块钱来······
        刚到家放下粪箕,紧跟着一位中年汉子挑着两桶水来进了锅屋,我不禁对“小丫头”说:“农民对你们还不错嘛。”
          “小丫头”嘴一撇:“是队长,讨厌死了,天天来。”
        队长不知道听没听见,反正G老师一个劲留他吃饭楞没留住,满院子都弥漫着鱼香哩。 
        我在锅屋门口留住了脚步——灶前坐着一位姑娘,只那么瞥了我一眼我就迈不动腿了,真漂亮,鹅蛋脸,双眼皮,两根齐肩粗辫子乌黑。最忘不了的是红润,我起先还以为是灶火映红抑或是羞红,很快发现就是白里透红,天仙美青春美健康美三美俱全。
        G老师看看她又看看我,介绍说:“是我二丫头,下湖(上工)才回来。”
        紧接着对“二丫头”说的是我:“你看像不像你二哥?”
          “二丫头”眼皮都没抬:“我又没见过我二哥。”声音像蚊子哼。
          “不是见过照片嘛!
        中午“小鱼汤就干饭,一尅(喫)一头汗!” 并不仅仅是客饭。“小丫头”直欢呼:“哥哥你要经常来就好了,过年到现在我还没吃过干饭哩。”
          “二丫头”G老师对望了一眼,盛了碗饭夹了条鱼上堂屋里吃去了。G老师一个劲地仰(让)我捯就,说:“吃饱饭不想家,你家怎么在贵州,那么远······我饭做得多,原来准备队长也在这里吃······队长有两个儿子,想我们二丫头的心思·····明知不行又不行,来干活又不好推,农村家里没有劳动力实在不行——不光是重活,遇到动手动脚的······“二丫头”大了,年底就满十八,长得又这么馋人······她爸爸要是能迁过来就好了,现在政策松了,正在想办法。唉,远水解不了近渴······”
        我心里“嗨”了一声,原来乱猜队长是冲着G老师来的,下放户被欺负的故事我们干这一行听得不要太多。
        河东公社下午比上午明显有人气,我走进办公室,递上介绍信和要盖章的材料,哦,还有香烟,说明来意。我没提上午已来过了,“打人别打脸,骂人不揭短。”公事公办也不能哪壶不开提哪壶。可公社秘书一点都没有因为我放他一马而让档子,把材料仔仔细细看了足足近半个小时,开口就杠劲十足:“你们怎么知道的?神仙啊!?”
        我只有耐心的把来龙去脉简要向他介绍:我们草湾大队有个姓Q的私人医生,是抗美援朝的兵,军医。本来农村缺医少药更主要没钱看不起病,庄上有个医生是大伙的福气,这几年搞合作医疗赤脚医生大队顺势就放在了他家。谁知他就好那一口,连几十年的邻居好朋友家的闺女都不放过,趁治病打针脱裤之际把她办了,时间长了还给他生了个胖大小子。“一打三反”运动公社实行“阶级斗争新动向”月报会以来,他们大队第一个就把他报了,但光凭这件事县里不收,那闺女吃他喝他,以小孩妈自居,说话向着他
        我们胡司令另辟蹊径,发动群众,果然屌事不断,其中就有一件人所皆知:老Q出门走亲戚回来领来一位年青妇女,介绍给了庄上一个光棍做老婆,不知道为什么不到半年他又找到河东这位妇女的老婆婆家来人把她领走了。
          “就凭这你们就肯定他们有办事?”
          “老Q当然死活不承认,胡司令就让他把他们遇到后的每天活动特别是住宿情况一一记下来,仔细推敲几天后带我们来河东找到了这位妇女。她起先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但当胡司令具体一个个问到‘在临淮关住在哪里?’‘住店是睡两屋还是一床?’······‘从大柳巷回草湾平常只需要三四个小时,你们怎么从中午走到天黑后?’······时,她哭了起来。
        真相大白,她说因为她男人三六九打她,这一回实在受不了逃过河来,却走投无路,在双沟街徘徊的时候遇到了老Q。老Q以替她找个好人家为名把她带到安徽淮南转了一个多星期,伺机多次逼迫她“办了事”。
        为了长期得到她,成为自己的拐女人,老Q最后把她带回来,让她住进了光棍家。谁知光棍对她很好,俩人认认真真过起了日子,不让老Q再碰,老Q急逗之下通知了这位妇女的老婆婆家。其实老Q是给自己挖坑,否则她不恨他加怕丑还不一定说出来。
        回来再审问老Q,有的放矢地一旁敲侧击,尤其是有意无意地透露我和搭档小Y才从淮南煤矿回来(其实我们去外调的是另一个案子),老Q傻了,说‘我的病都被你们看过了’,竹筒倒豆子,全招。时间地点与胡司令猜的八九不离十。不过他是老油子,一再强调:她是自愿的,我从来没硬办。”
        秘书还是不依不饶:“我们(公社)妇女就是被你们(老Q)强奸的,她(跟)从他有什么好处?你们怎么只字不提?
        我又好气又好笑,是强奸还是伙奸由公安局(当年公检法不分)说了算,我们的职责只是侦查清楚事实真相。其实我们很同情这位弱女,胡司令在许多关键情节上诸如裤子是谁脱的等等都予以了有利于女方的强调。我已经忍了半天,实在忍不住接下了杠头子:“谁知道呢,说不定是皇后娘娘当婊子——不图钱图的快活!”
          “这话你们南京人也会讲?”秘书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笑意:“你们学生(知青)也蛮浇渴的嘛。”
          “贫下中农再教育不是白教的!”
        盖一个章要费这么长时间的口舌,看来他就是上午在我中午也回不去。幸亏我住下了,只是有点心疼大半包前门烟没有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